购买与订阅关于我们广告合作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点精网『长春商报』 旗下网站 - 东北地区时尚品牌资讯门户

订阅广告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欠你债 能不能用爱偿还

2011-10-13 11:21| 发布者: jojo| 查看: 3814| 评论: 0|原作者: 锦何|来自: 巴士生活

摘要: 当陈娜拿着那张10万元支票走出门时,其实我已偷偷解开绑着双手的绳子,我本可以报警,但我没有。

 

 

1
  我的牙科诊所开张到第16天时,接待了一个漂亮的女病人。
  女病人姓陈名娜,大眼小嘴高鼻梁,笑容温婉。她指着左下鄂的一颗牙齿说,每逢加班,她就会牙疼,有时疼得她不想活了,她要拨了它。
  但是,我检查了陈娜的那颗牙齿,发现它状态很好,甚至没有一丁点的龋洞。
  她却仍然坚持要拨掉它。
  最后,陈娜接受了我的建议,没有再要求拨掉那颗牙。她走时,说她还会来,因为我是一个好牙医。
  有一天下午,陈娜又来我的诊所,捂着腮帮子,泪光闪闪,犹如一朵带雨的梨花,我见犹怜。当时诊所里只有陈娜一个客人,我便半开玩笑说,也许让我吻吻你,你以后就再也不会牙疼了。
  陈娜的脸一下子红了,颊泛红,鼻翼微张,眼波流转,脚一跺,说,我可是结了婚的女人,你别乱说话呵。
  可是,我看得出来,陈娜并没有真的生气,且她的娇媚让我突然想起女友黄蕾。黄蕾每次冲我撒娇时,也是这副表情,总能激起我的征服欲望。
  我还猜测,陈娜到底在做着什么工作,为何每次加班都会牙疼?
  在开诊所前,我是一家大医院的口腔医生。当我决定开一家自己的牙科诊所时,黄蕾嘲笑我从白天鹅变成了癞哈蟆。
  我一点也不喜欢黄蕾的冷笑话。黄蕾不过仗着老爸是市卫生局局长而时常对病人冷嘲热讽的牙科助理,她就像一个有龋洞的牙齿,时不时折腾折腾我对她的厌恶。
  那晚,黄蕾又来到我的房里,当她因一件小事又冲着我跺脚撒娇时,我想起陈娜。猛然间,欲望像一块被盛夏捂热的石头,在我身体里散发着炙热的温度,我抱住了黄蕾。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时,黄蕾已走了,只留下几行字,说她去上班了,“小路,别再开诊所了,回来医院吧,我爸能让你回到原来的位置。”她还写道。
  我嗤之以鼻。黄蕾一直认为,我放弃大医院的口腔医生不做,做小诊所的医生太丢脸。这让我更加想找到一个温婉体贴的女人,而陈娜,恰是这种女人。
  于是,那天傍晚,再一次等不到陈娜后,我决定亲自去找陈娜。陈娜的病历上有她的地址和电话。
 

鲜花

握手

雷人
1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点精网——长春商报站点地图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精品消费指南·汽车生活·情感生活 吉ICP备09008698号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