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与订阅关于我们广告合作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点精网『长春商报』 旗下网站 - 东北地区时尚品牌资讯门户

订阅广告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镌刻在信札上的爱情

2011-6-30 09:29| 发布者: jojo| 查看: 2719| 评论: 0|原作者: 牙买格|来自: 情感生活

摘要: 陈竹隐去世的第七个年头里,她的子女在一次搬家中发现了一只制作精美的小箱子,他们认识这个小箱子,这是父亲朱自清生前曾用过的,父亲辞世以后,母亲一直小心地珍藏着它,但是却从没有在他们面前打开过。这一天,儿 ...

陈竹隐去世的第七个年头里,她的子女在一次搬家中发现了一只制作精美的小箱子,他们认识这个小箱子,这是父亲朱自清生前曾用过的,父亲辞世以后,母亲一直小心地珍藏着它,但是却从没有在他们面前打开过。这一天,儿女们开启了这个小箱子,却意外地发现了父母二人美丽的爱情故事,那是镌刻在信札上,也是镌刻在岁月里的动人篇章。

这个小箱子里一共有75封书信,那些纸张都已经泛黄,信封也已经磨损,可见,陈竹隐在朱自清去世的42年里,曾经多少次开启信件,回味阅读过那些曾经的美好,也许,就是这些信件里描述的记忆,支撑着陈竹隐带着9个儿女走过了四十多个含辛茹苦的年头,这是爱情的力量,或许也是爱情的责任。

在这些信件里,我们读到了二人从相识到分别的整个爱情历程,明白了一代文人朱自清对陈竹隐那似海般的情意。

结识陈竹隐的时候,朱自清的生活正处在混乱不堪之中,那时,朱自清的结发妻子武仲谦已经病逝一年有余,留下了6个孩子让朱自清独自抚养,6个孩子最大的才10岁,最小的却还在嗷嗷待哺的襁褓中。朱自清一面要在学校教书,挣钱养家糊口,一面要照顾6个失去母亲的孩子,每天的生活都让朱自清疲惫不堪。周围很多人开始劝朱自清续弦,但是朱自清深知,这一摊家事连自己都应付不过来,何必再牵扯他人和自己一起受罪呢,于是,续弦的事被一再搁浅,直到认识了陈竹隐。

那天,朋友拉着朱自清说要去酒楼喝酒,可到了酒楼就发现已经有一位女士在此等候,朱自清这才明白,这是朋友特意为自己安排的饭局,目的就是让自己见见这位女士,猝不及防,朱自清显得有点紧张。

后来成为他的妻子的陈竹隐在回忆文章中这样写道:“那天佩弦穿一件米黄色绸大褂,他身材不高,白白的脸上戴着一副眼镜,显得文雅正派,脚上却穿着一双老式的双梁鞋,显得有些土气。回到宿舍,我的同学廖书筠笑着说,‘哎呀,穿一双双梁鞋,土气得很,要是我才不要呢’!

然而,那双土气的双梁鞋,并没有为朱自清的形象打折,陈竹隐决意与他交往下去。初次见面,陈竹隐也给朱自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白皙的面庞,短短的头发,落落大方的谈吐……陈竹隐与朱自清逝去的前妻不同,她似一株清新的荷,带给朱自清完全不同的感受。

陈竹隐,这个比朱自清小了5岁的女子,虽然出生在一个贫寒之家,又早早经历了丧父丧母之痛,但却坚忍好学,她自四川省立女子师范学校毕业后,又只身前往北平艺术专科学校读书。陈竹隐聪颖好学,她学国画、学昆曲,在这两方面有着很深的艺术造诣,再加上她性格开朗大方,在朱自清面前既有少女的羞涩,又有女儿般的顽痴,让朱自清好生爱怜。30年代北京的电影院,虽然没有上海街头电影院的奢华,却也是年轻男女谈恋爱的好去处,朱自清开始约陈竹隐一起吃饭、看电影,开始了频繁的约会,也开始了书信来往。

细细研读那些爱情书简,不难发现,在他们的书信中,随着二人感情的发展升温,他们对彼此的称呼也在不断地发生着变化。

第一封信里,朱自清称陈竹隐为“竹隐女士”,落款为“朱自清”;一周后的第二封信里,他称她为“竹隐弟”,落款成了“自清”;在他们的第五封信里,先前的“竹隐弟”已变为更亲切的“隐弟”,“自清”只余一个“清”字……再以后,他在给她的信里,称呼不断变来变去:“隐,一见你的眼睛,我便清醒起来,我更喜欢看你那晕红的双腮,黄昏时的霞彩似的……亲爱的宝妹,我生平没有尝过这种滋味,很害怕真的会整个儿变成你的俘虏呢!”由最初的“女士”到“亲爱的宝妹”,他们的爱情也像月下朦胧娇羞的荷花慢慢绽放在朗朗的晴空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点精网——长春商报站点地图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精品消费指南·汽车生活·情感生活 吉ICP备09008698号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